火绒草

没什么用的账号。
我只想在你枕边 为夜奏一曲安眠.

[泉レオ]后夜谭

*七夕贺文??毕业后大概三四年的设定吧[太随意了。虽然不好吃但是要自己来吐槽自己好可怜的样子我还是什么都不说了……[靠
  
  
  自从毕业后再没什么能提醒他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偶像的行程常常忙到没有假期,虽然他跟晚自己一年出道的鸣上岚几乎是同样的条件,却总会在各种场合下感觉到自己比他忙上一倍,可能自己就是那样的体质吧,虽然嘴上说着很麻烦什么的,却会情不自禁地选择最费劲的一条路。看,他很有自知之明的。不是所有人都会在失眠的夜晚睁着双眼睛用CT般的思考体无完肤地透视自己,像做胃镜那样在脑海里掏来掏去。濑名泉把一只手搭在肚皮上,没过半分钟就又放了下来。这是怎么了呢,这种违和感。他让自己闭上眼睛,眉头不受控制地扭到一块儿。不是很想睡,又很想去睡,又很不想睡。他开始从自己愿意回忆起的过去一点一点想起来。一段模模糊糊的关于金发玩偶的少年。一个满是月永レオ的短暂得稍纵即逝的青春。那些思绪一缕缕零散得没有办法拼凑。本来他不是很喜欢回忆的人,毕竟再鲜明的东西久经神经兮兮的大脑调弄也会变味。例如酒是很好,但跟果子不是同一样东西。莎翁也曾要他的缪斯采撷年轻的花朵酿香,可是毕竟没有什么容器能够隔绝时间。
  那么,今天是什么日子呢。濑名泉倒在床上,用钝懒得像是树干上向下滴淌的胶汁一般的思维追忆。——不,应该是问昨天了。昨天是什么日子呢?鹊鸟架起紫色的云上之桥,被整个银河分离的爱侣相会……。但那只是传说罢了。居然变成了欢庆的节日什么的,一个人怎么会为了另外的人的幸福而产生自己也得到了幸福的错感,这件事已足够让人想不通;何况那边还是虚构的人物。欢喜也好自悲也好,大抵也许不过是趁机找个理由罢了。
  「但是能为自己找借口高兴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幸福……。」不知怎么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他翻了个身。还是打消掉为妙,况且再想怎么补救都已经是后半夜了。日期早就跳到了后一天。现在的「今天」是随便哪天都好的一如平素被计划塞满的日子。人类就是这么奇怪,明明已经踏入一个新的阶段,却硬要抓着伊始里一点前昨的余味当作是旧日的延长。他又推敲起自己有没有这种毛病来,譬如都二十九岁了还抱着正处「青春」的幼稚想法不愿面对现实什么的,譬如沉浸在已经完全终了的感情里不愿脱出什么的,全都是他厌恶至深的东西,可是他自己有没有那种毛病呢?
  ……或许是有的吧。否则他也不会大半夜的忽然坐起身来,点亮手机进入月永レオ的消息框。上一条消息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了。那家伙忽然在凌晨三点半发消息说セナ你还没祝我生日快乐,他早上七点多起床才看到,又气又笑地骂他说我要睡觉。他说不行,明明我每年都有守到00:00的,セナ也要当第一个才行。……后来他们又聊了两句,再后来又没有下文了。他翻着记录,一条一条地看,嫌少又嫌多。这个笨蛋国王——。虽然早就从学校毕业、脱离Knights好几年,他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叫出那个称呼来。总是给人添麻烦、脑回路异想天开教人难以跟上、虽然看起来很不靠谱,但意外地是个值得信赖和期待的家伙……他在心里念着不知道过时几百年的评价,嘴角不受控制地浮出笑容,鼻前却涌现一股只有真的想冒眼泪才会出现的那种酸味。
  想见到他。想和他说话。不只想看见他,也想要让自己被他看见。就好像在那个时刻里世间的一切一切都不复真实,只有见到了他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似的。那种样子的想见到他。濑名泉开始厌烦着突然作起不切实际的幻想的自己,但可怕地又继而发觉越是反复自我否定就越渴望见到那家伙来确认自己。多么可怜可悲自相矛盾啊,不想哭,又很想哭,又很不想哭。他闭上了眼睛任由肩膀受冻般微不可察地抽搐,整张脸好似不属于自己般难忍地痒痛,却最终没有一滴眼泪下来。说到底他们也根本没有必要联系。月永レオ甚至和他都不是朋友。他无力地回想着。在梦之咲时他不需要给他们之间的关系作详细定位,现在更是无从下手了。「月永レオ就是月永レオ而已」。他记起这一句话,但它只是在敷衍人而已。敷衍得了谁呢。就连「月永レオ」都已经不再是「月永レオ」了——他想到有些粉丝喜欢把他们小时候的照片和近照放在一起比对,稍微找出了点共同点就开心得要死;小时候和现在笑起来的模样当然是相去无几了的,至于其他地方变了多少,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明了。
  他又发呆了好一阵子,最后发现自己还是想和那家伙说点什么。一两句话也好,就作为世界终结的某种仪式。他以一种自我牺牲的大无畏姿态点开了输入框,手指在虚拟键盘上游移却不知道要写些什么。写些什么呢?什么都显得不大合适。他不会说「我想见你」。他会说的只有「我要见你」,这种指令式的计划性的要求。因为在前一种里重要的是「我」而后一种里重要的是「见」。直接暴露出「我」的样子太不像他。
  ——「像他」的话就不会大半夜地偷偷摸摸做这些事情了。濑名泉试图把自己的勇气再提升一个档次,他想象着他的手机被设置了发完这条消息就爆炸的自毁装置,或者月永レオ是个死人,他永远收不到自己的消息。不论如何,他的方式在某个瞬间历史性和轰炸性地成功了。他在自己都回忆不起来的状态下按下发送,然后真的像手机自毁了、或者他自己自毁了似地,狠狠地倒回床上把头埋进被子里睡去了。
  
  
  
濑名泉 08-10 02:17:25
レオ
濑名泉 08-10 02:17:40
……
濑名泉 08-10 02:20:12
……总之,今天过得如何。
  
  
  一片漆黑里,月永天才作曲家レオ那家伙曾经写的歌奇迹般地交混着在他脑中回放起来。大概至此、被自己错过的那一天就要完完全全地结束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只是平凡无异的、可以不断地错过而不感动惋惜、甚至不会在记忆里留下任何痕迹的「普通」的一天罢了。人即使依靠「昨天」存在,也毕竟要在「今天」活着。
  
  
  
  
  
  
笨蛋国王 08-10 03:31:29
……セナ?
笨蛋国王 08-10 03:33:07
怎么了セナ,突然喊我名字哈哈哈哈哈哈
笨蛋国王 08-10 03:35:33
我可是在日界变更线的另一头噢,所以你要跟我告白的话也是来得及的
笨蛋国王 08-10 03:42:54
不过,セナ居然会过七夕节?真是想不到啊哈哈哈哈哈哈……
  
  
  
  
  
  
  
  
  
*
  ……
  三个月前的某个晚上,月永レオ坐在床头直到凌晨三点才反应过来自己失眠。明明是高高兴兴的生日,自己却搞到这个样子,被粉丝知道一定会骂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竟然会怕粉丝骂,真是奇怪。「……对皮肤不好就先不说了,熬夜会有可能猝死的吧?」想着那样的台词,脑海里却自作主张地给这句话配了音。「好好照顾自己这种话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啊哈哈哈哈。完完本本的。那个人的声音。セナ的声音。真是败了。他拿出手机来给那个人发去突兀的一句话。当然是没有回复。「那当然了,セナ可是要好好睡觉的……他长得那么好看,不好好保养不行啊?」他想着。眼泪却无法自控地从眼眶里争先恐后溢了出来。
  奇怪啊。他委屈个什么劲呢。社交平台上有那么多对他真情实意的告白。他被那么多人爱着。他哭个什么劲呢。也许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吧。「明天」起来就和经纪人投诉好了。
  凌晨四点,月永レオ终于在沉如千斤海水般的困意中入睡。他把被子一圈一圈裹得严实紧密,在冷风机卖力的工作下渗出汗来。
  日期早已跳到了5月6日。*
  
  
Fin.
*レオ生日是5月5……应该没人不知道吧[

标签: 泉レオ 泉leo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8)
©火绒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