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绒草

没什么用的账号。
我只想在你枕边 为夜奏一曲安眠.

[泉レオ]ただの

*深夜105分钟。没头没尾的短打,总之是这种东西了[超敷衍
  

  "——呐、眼镜,不试试看吗?"
  像是青春期前有过度依赖父母之嫌的小屁孩那样、蹦跳着的月永レオ朝他靠了过来。
  比以往更加麻烦地,那家伙的脸上还戴上了差不多十几副的少儿眼镜。实际上只有一副罢了。夸张的亮色围绕成卡通形状的双层镜框,没有度数、甚至连镜片都没有,重叠的圆形之中,被华而不实地圈出来的、是レオ猫一样泛着光的绿色眼睛。
  "セナ——。"
  "……你啊。究竟多大岁数了?"
  猫一样的那双眼睛来回闪烁地盯着他。"正值青春所以要做一些青春的尝试喔——?呜嘎,セナ不是喜欢可爱的东西吗?"
  「不要发出那种意味不明的语气词」。虽然想这么教训那个家伙、到头来还是在脑海里其他考虑的冲击下打消了念头。レオ还在继续说着:"——所以啊、就算是大学生的女孩子,也会利用诸如此类超出年龄的艳丽装饰品搭配出时髦感喔?"
  "啊、啊。你还在研究那种时尚啊?'如何尽可能地往自己身上添加多余的东西并拐弯抹角地费尽心思使它们彼此协调'的方法?"
  "一如既往地讨人厌哪セナ!不过是我喜欢的那种♪"
  レオ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一副那种眼镜凑近了他,用手指节展开镜架,嘴角张扬的笑意将意图暴露得明显。这一举动刚好堵塞了自己想要拿什么东西丢他的当口——不知该说是聪明呢还是恰巧呢,总之、他现在无暇跟レオ追究什么了。如果被那家伙得逞的话,巨大的危机将会到来——
  "喂、住手!国王大人……!非要戴的话,怎么也得是无框眼镜——"
  ——话说回来啊,自己也并没有"国王大人喜欢亮色"的印象。果然还是因为一时兴起吧。只要高兴就会不厌其烦地对旁边的人说"我爱你"的家伙……在兴头上的时候,怎么去做多余的事情捉弄别人也不奇怪吧。
  "戴戴看嘛。我想看セナ戴眼镜的样子——"
  被很过分地要求了啊。有点像是被摄影师装作很体贴地提了建议的感觉。但是做模特的时候很少会有用到眼镜的情况,即便是线条简单的基本型都要在充分考虑和摄影主题以及自身形象相合度的条件下使用,更别提那种喧宾夺主的卡通眼镜了。
  ——倒不如说,其实濑名泉很讨厌那种东西。不只是因为花哨什么的。现在直接挡住了レオ半张脸的这个地方也很让人在意。简单来讲,他讨厌一切遮盖了漂亮的和可爱的东西的碍事品。……这么说,レオ很「可爱」。在这个念头冒出来以后、又经大脑确认了一遍,他最终想到——「对。可爱的是那个傻瓜。不是卡通眼镜什么的。」
  "——什么嘛。明明只是个セナ而已……。"
  下一瞬间,レオ过度演出地装作委屈的样子拉回了他的注意力。啊啊,看来是自己强硬的态度扫了他的兴了。真是的、这副年纪小的小孩向亲戚撒娇的样子——到底谁才是有妹妹的那一方啊?"是是……只是个濑名而已~。说起来可以放开我了吗?你很烦诶——"
  "下次会找无框眼镜要你戴的喔?「戴着无框眼镜的セナ」,真是美妙无双的灵感!……"
  ——所以说,不是那种问题了嘛。被无力感包围起来的濑名泉在心里默默念了好几遍的"明明只是个笨蛋而已";然后一鼓作气地,倾身上前去、把レオ的那副可笑的眼镜也一并摘下来了。

标签: 泉レオ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5)
©火绒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