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绒草

没什么用的账号。
我只想在你枕边 为夜奏一曲安眠.

架空。片段。


“大家都知道'石不转'是个牧师。”单边眼镜的青年将泛着银光的机械臂收起来,解去武装的他看上去同任何一个在安全区的棚子里领取面包的普通人无异。“是了,长期跟你打交道的,如我们,当然不敢小觑你。可其他人呢?”


白色长袍的牧师没有说话。机械师所讲的情况他其实都了然,但一个敌人怎么会突然来找他谈这些?他警惕地盯着面前的人,来者有一双灰褐色的眼,透澈得让人不敢想象这样的人真的会盘算什么坏事儿。



然后机械师向牧师走近,鞋底碰撞大理石台阶发出清脆声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说,“你的'念'是治愈吧!一旦落入敌人的包围,恐怕很难逃得出去。”



“……”牧师举起手中的十字架护在胸前,“——确切而言,我的念能力是'催化'。当对象是伤者的自我恢复过程时,它的作用可以被近似理解为疗伤。”



机械师睁大了眼认真听着。牧师顿了顿,又继续道:“但当催化的对象变成某个人的'生命'时,它可以……杀人。”



“……在几分钟内迅速衰老死亡吗?……真是可怕的能力啊。”机械师低下头,似乎思考了一阵,但他很快就又抬起脸来问:“不过你不会杀人,不是吗?你不会的。你瞧,……你从前总说我太容易相信人了,可依我看你自身也是个心肠柔软的家伙嘛。”



“……我不会。”牧师以鲜少的含糊回答完这三个字后再次陷入沉默。那人说的大概是上次他救了他一命的事,……还有现在,他轻而易举就见到了没有设防的自己。可那人只说对了一半,他并不会对什么人都无条件相信,只是对眼前这位“不速之客”……确实无法真正怀疑起来罢了。



“——我觉得你总需要个人来保证你的安全,”机械师朝他露出了笑容,“而恰好我也需要一个同谋者。合作如何呢,敬爱的……张神父?”





--

…没啦。原本的脑洞是全职x全职的paro,但是写出来完全不像…。将就着看吧(。


连安利都卖不出去,痛苦的人生啊


标签: 张肖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7)
©火绒草 | Powered by LOFTER